古姨说过“一群人跑步是锻炼身体,一个人跑步是磨练意志”,深以为然。当然,每次我在朋友圈晒跑步成绩都会被他无情的嘲笑,今天又被果断打脸。当然,我也知道,从刚开始跑步到今天,这么长的时间,我的成绩的确弱的没法入眼。不过,世事难两全,自从儿子出生以来,本来就不多的自由时间更被无情的挤压,跑步时间从凌晨换到深夜,又换到凌晨,当然一切是以儿子的作息为转移。然后才明白了,能自由安排自己时间,能享受规律的生活,是一种多么奢侈的事情。

人生难得两全法,无处得觅真自在。熟悉我的人都知道,我曾经坚定的持不要生孩子的立场,这个立场至今未发生本质的改变——这个判断是基于我对时代,对人生的原初的悲剧性判断。儿子的出生,并没有改变这个基本的判断。从他出世到现在,陪伴他的这么多日日夜夜,可以说,我骄傲的看着他成长。在他的成长里,我获得的远比付出的多。在他人生发展变化最快的阶段,我很欣慰没有错过,我并不后悔为此付出的时间。不,这远不算付出,比起他的需求,我付出的远远不过。也因此常常深恨自己的无力,终究还是为琐事所困,终究无法给他一个我曾经希望给他的成长环境。

看着他一天天长大,看着他现在无忧虑的幸福,我常常会惶恐,会恐惧到半夜惊醒无法入睡。因为我深知,等待着他的未来,他的人生,这样无忧虑的幸福将会越来越少。而我对此,无能为力。人生忧患识字始,我的种种无可奈何也许终将变成儿子人生的种种不开心和不幸福。我想,我能做的大概只有尽我所能的保护他的童真他的善良不被侵蚀,哪怕晚一天也好。

回到正题,希望儿子三岁之后,我能有规律的训练,起码跑完几次正经的全马。然后,健康的等着儿子长大,和儿子一起流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