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孩子出世那天起(不,应该是孩子胎心萌动的时候开始),看病就成为悬在新手爸妈头上的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:什么时候会第一次生病,每个阶段可能会生什么病,常见病的处理方式,以及附近有哪些儿科医院,挂号排队有没有攻略……微博上胡戈有篇被转了很多次的长微博可以做对照阅读。

Ryan快10个月了,生病也是难免的。陆陆续续医院跑了很多次,索性还没有真正的大病,就这急诊也熬夜看过了,私立医院也去过了,静脉注射也试过了。可以略微谈谈体会,说说对比,不是要批评哪个表扬哪个,大家都有难处。在赵国,儿科医生是难上加难。

第一次去医院,大概四个多月的时候,感冒了,咳嗽。去了浦东儿童医学中心(北园路),挂的内科照顾特需门诊,挂号费¥58,比普通门诊人少些,但是排队时间并不少,因为每个患者医生花的时间要多一些。医生看了下咽喉,说有点感冒,开了一点药,说可以吃可以不吃。医生都说到这份上了,还说啥呢,药当然照单全买,回家没吃,挺了两三天就好了。

这次算是皆大欢喜吧,医生也要过日子,58的挂号费真心不高。

第二次去医院是6个月左右,加米粉之后肠胃不适,腹泻了很久很久。儿童医学中心跑了很多次,不断的化验大便。查来查去,也没啥花头。就是吃益生菌、蒙脱石散,反复了好几次,之后彻底停掉米粉,靠纯母乳慢慢调整之后才恢复过来。说到益生菌和蒙脱石散,到底有没有用,医生之间也还没定论,这篇不打算做科普,不展开这个问题。文后会附上最近看的一些儿科医学的科普资料,可以自行查看。

第三次去医院是两周前,Ryan 高烧39度。虽然我知道这种这个阶段的高烧基本上都是病毒引起的,也没药可吃,挺几天烧自然就退了。但是,我毕竟不是医生,高烧去医院让医生检查判断一下是应该的,而且考虑到家庭和谐,就果断的去了儿童医学中心。挂的依然是照顾特需,然后医生开了这堆药

中成药我就不说了,直接理解成医生消费就行了。利巴韦林广谱抗病毒药,但是FDA明确指出利巴韦林不适合用来治疗流感,并且严格明确适应症;施保利通,德国草药,在德国明确不能给4岁以下儿童服用(有严重的过敏风险),且只能作为膳食补充剂,不是药物。泰诺(对乙酰基酚),这个是可以给婴儿使用的退烧药。

 

四种药里面,我直接扔了三种,然后晚上 Ryan 烧到39度以上我就喂一点泰诺,让他感觉舒服些,不停补水,帮他抗了三天。三天后,烧退了,出了一身的疹子。这时候我们才能确定,是小儿急疹,不过其实这个结论不重要,在确定是病毒感染导致的高烧之后,其实家长能做的很少,只能注意补水不要脱水,必要的时候喂点退烧药,帮助孩子抗过去。一般来说也不需要做其他额外的事情。

这里有个小插曲:烧到第二天,爷爷奶奶坐不住了,不能接受我这种毫无作为的观望行为。于是我们又跑了趟儿童医学中心,换了个大夫。确定了是病毒感染,倒是说利巴韦林不用吃。然后验血发现白细胞比较低,然后直接开了抗生素,说要吃点抗生素保护一下,防止并发细菌感染……回家之后,我先是用 Ryan 是过敏体质,吃施保利通这种草药会过敏为由把施保利通挡住了,然后又据理力争,没吃抗生素。

好在第三天,Ryan 烧退了,也就没有后续了。

第四次,12月6日晚上,Ryan 低烧37.6度,我没放在心上,这个温度对10个月不到的婴儿来说算不上发烧。12月7日一直这个低烧了一天,精神也不太好。然后晚上开始上吐下泻,于是火速打车去医院,看急诊。这也是 Ryan 人生第一次急诊。儿童医学中心晚上人比白天还多。

一共就三个医生,还有一个遇到医闹家属没法看病。于是晚上生生等了两个小时。这里我们耍了个花招,说是带了大便过来,让医生先插队开个化验单,否则2小时之后大便就无效了。插队开了化验单验了大便和血,化验单出来我心里就有数了,基本上又是病毒感染。急诊医生工作强度非常大,难得的是态度还好,小小的急诊间里面,气味非常难闻。医生看了一下,开了点口服补液盐,止泻的蒙脱石和益生菌,别的也没开。晚上到家已经一点半了。

第二天,Ryan 还是持续发烧和腹泻,精神很差,我们又过去看了门诊。这次遇到一个非常有自信的女医生,这也是我在儿童医学中心遇到那么多医生里面印象最好的一个。她看了前一天的检查报告,检查了 Ryan 的情况,说这个是病毒性的肠胃炎,自限性疾病(头一次听到一个医生说出这个词儿),发烧要三天的,所以很肯定的说今晚会退烧。什么药都没开,就嘱咐我们注意不要让孩子腹泻脱水。

然后这里,我们大人犯了个严重的错误,光记着不能弱水脱水,没有看补液盐上服药的说明(一天一包)。当天晚上 Ryan 果然就退烧了,腹泻一天也就两次,因为看到他是水状大便,我们就一直让他和补液盐。结果喝的太多,反而导致电解质紊乱,周四周五明显的有脱水的症状。

鉴于儿童医学中心糟糕的环境,每次过去起码等两个小时,空气污浊,各种高发传染病也很多,我们就约了台资禾新医院的门诊。12月11日下午,打车过去,医院环境还不错,也谈不上高大上。因为收费不算便宜,人比公立医院少了几个数量级,所以整体让人没那么压抑。

主治的医生是台湾人,非常年轻,但是很有经验。看完之后就说是病毒干染,特意嘱咐说如果之前开了抗生素一定不要吃。说我们口服补液盐喝的太多反而扰乱了电解质。然后开了点药,挂了一瓶葡萄糖恢复一下电解质平衡。

费用还算可以,在同档次的医院里面不算贵,如果不输液的话大概500出头一点就搞定了。基本上就是用到人工的地方就贵,药很便宜,所以医生没有多开药的动机。和以药养医的公立医院正好反过来。挂水的地方人很少,很安静,Ryan 哭闹了一会儿就很舒服的睡着了。总得来说,这钱花的比较值,陪护的大人也非常舒服。

推荐关注的儿童医学科普:

小儿外科裴医生,他的微博和微信都可以看,我对大家热捧的崔玉涛乃至整个和睦家体系都不太感冒,不代表我有资格质疑他们的专业性,只是对他们在公开场合宣传方式里面的商业性太明显表示不喜欢。

勿怪幸,东京大学医学博士,他的微博科普内容不仅限于儿科

美国儿科学会育儿百科》,育儿类书看这本足够了

最后,英文能力够的话,直接去看美国儿科学会的科普网站 HealthyChildren

很多时候,可怕的不是医生为了回扣开药,怕得是医生真以为这些药是有效的,看看我国第八版儿科学的教材吧

所以在一个错误的方向上,跑的越快错的越远。